新闻中心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焦点新闻 -> 信阳浉河的水草

信阳浉河的水草

发布时间: 2019-10-02 21:43

浉河的水草

文/余长城

在很多年之间,从我搬到信阳,浉河两岸的风光,只存在于那些杨柳。整条浉河,一号坝和二号坝之间,城市中最热闹繁华的一段,完全像一条整齐而又宽阔的水渠。因为这两道橡胶坝的缘故,河水并不显著流动一一这恰是一条河流的悲哀。而哀莫大于心死,假如浉河有心,她的心仅仅在橡胶坝下泛起一点微澜一一像做过心脏搭桥手术的人,保养得很好。

近几年,因为要在关桥和申桥之间,再添加一座步行桥,橡胶坝并没有鼓起。往常宽阔的河面变成一条小溪,于是,水草生焉。那多年埋藏于水下淤泥中的水草之根,或水草的种子,只用了一个春天便蓬勃生长,仿佛河流心脏复苏。又因为这新桥造了三年仍未造好,于是,水草丰美。浉河两岸的风光,反比不上河内之景。

浉河又回到原始和天然的模样。那些水草,仿佛也存在于我的记忆中被淹没多年,如同故乡的小河重现。大多数水草是叫不出名字的,除了高大的剑菖蒲和水蓼。小时,我们常将剑菖蒲从根部折下来拿在手中,像握着一柄宝剑。而那些水蓼的枝叶,记忆中曾辣过皮肤,而据说它的籽可以制作酒曲。

现在,浉河茂盛的水草中,是成群的麻雀。我想,水草间一定有许多蚂蚱,和其他昆虫。河中间也有沙洲,洲有白鹭,有“二水中分白鹭洲”之诗意。因为水浅,钓鱼人比往年少了许多,但他们是真正的钓鱼人,与水草或河流融为一体。河水虽浅,但流动迅速,时有小小的漩涡,不止于微澜一一这才是真正的流水。我理想中的浉河本来就是这个样子,仿佛存在于记忆之中的,童年重现。

浉河的水草

转载请注明来源:www.jiafugu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