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商家 发布 会员 天下来往-居家百姓生活信息平台网站
内容详情
返回资讯首页

  

插画/胡文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扫完马路回到出租屋后,王好想再躺躺。早上起得早,又扫了好几条马路,累了。然楼下邻居孩子的哇哇哭声穿过薄薄的墙,子弹般倏地把她的睡眠射杀殆尽。躺在床上想起下午该去看丈夫李兵了,她更是难以入眠。来西安看病快一年了,也不见轻。王好快愁死了,坐在床上瞪着灰白的窗户发了会儿呆,又想起上周李兵说的家具摆放的样子,莫名的,浑身就生出了一股子劲头,起来摆家具去了。
  李兵喜欢摆弄家具。在家里时,他过一段时间就要把家具重新摆放一遍。他一摆弄家具,王好就烦,就几件破家具,摆来摆去有啥意思?李兵却不这样认为。他鼓动王好也来摆家具试试,他说,就像玩扑克牌,洗牌后,能抓到啥样的牌总会给你期待。王好气嘟嘟地说,我看咋洗我手里也是一把烂牌。李兵就笑,烂牌也有好处,轻松,不用费心思。说着,又说起家具来。他说,经常把家具换个样子,家里就有个新鲜样,眼前新鲜了,咱看着也爽快。王好说,没看出你还挺花心!丈夫哈哈大笑。
  谁能想到那么个乐观的人能得下个死症呢?为了照顾丈夫方便,王好在城郊租了个小平房,打一份工,没事时,就把家具重新摆放一遍。探视时,就给丈夫讲说平柜放哪儿了角柜放哪儿了。李兵听着,在纸上画开了,平柜电视柜角柜放这里好看,沙发茶几小桌放那里合适。回去了,王好就会依着丈夫的建议把家具重新摆放。
  晓芙进来时,王好正在吭哧吭哧地推角柜,头也没抬地说她有口福,一会儿包饺子,王好说,下午给他们带上。李兵和晓芙丈夫一个病房。
  晓芙倚在门上问她,不瞌睡?
  王好说,晚上睡。
  晓芙说,不累?
  王好说,咋不累?
  晓芙说,累还摆弄这些玩意儿?
  王好笑着白她一眼,啥叫玩意儿?这是俺的天字号家具。
  晓芙说,难得你这么好性子,该有个好命,咋也碰见这么糟心的病!王好说,有什么过不去呢……王好还没说完,晓芙接过她的话说,皇历上还有日子呢。这是王好的口头禅。王好总是说,只要皇历上有日子,咱就不怕。晓芙从心里佩服王好。她觉得眼前这个胖女人看上去粗糙、简单,内心却有一股子韧劲和刚强,言谈举止从来都是轻轻慢慢的,脸面上也是平平淡淡的,给人的感觉就特别的舒服。
  王好把平柜推到床头,把电视柜挪到窗下,说是也没个时间看电视,放屋子当中占地方。撅着屁股又是推又是扯的,电视柜才勉强动了一下,扭头骂晓芙没眼色,不知道搭把手。抬起头时,见晓芙眼睛红红的,就问她怎么了。
  原来是晓芙婆婆打来电话说孩子该上学了。晓芙说,就是个小学生,一交也得上千块。王好从她的大立柜里掏摸出几张钱,叫她先给家里寄去,孩子上学不能耽搁。晓芙不要,说,你哪有闲钱借我,医院一天得上千块。王好说,先解燃眉之急。
  等平柜角柜大立柜都依着丈夫的嘱咐摆放好后,王好站在门口,看着逼仄的小平房真的如丈夫说的又是一个新鲜的样子,好像是日子有了欣欣向荣的希望,她就开心了。她挥舞着粗壮的手臂,扯着嘴角,狠狠地说,只要皇历上还有日子,就没有过不去的事情。
  晓芙对王好说,姐呀,不管以后日子咋过,咱可都要好好过下去。
  晓芙的话榔头般击打在王好的心头,王好打个冷战,莫非?不会!怎么会!心里这样想着,迎向晓芙的眉眼就笑呵呵的了,嘭嘭地拍着她的“家具”说,肯定了,等他好了,还说给我买套新家具叫我摆弄呢。王好说,只要皇历上有日子,咱就不怕。
  晓芙看她在平柜上拍拍,大立柜上拍拍,又豪迈又快乐,好像她的这些家具是黄花梨是紫檀木。然而这哪是啥家具啊?扁平的纸箱子是平柜,粗糙的白木板包装箱子是电视柜,角柜是个细长的纸箱子,茶几干脆就由几个小纸箱子拼凑了,还有四个纸箱子高高地摞在墙角,王好说那是她的大立柜。两节沙发倒是真的,是她扫马路时捡回来的,能坐,但坐时要小心。有一次晓芙一屁股下去,嗵地一声坐到了坑里,半天起不来。
  王好说着,就催晓芙包饺子,不早了。
  晓芙眼热热地看着王好,说,嗯。


>
手机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