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商家 发布 会员 天下来往-居家百姓生活信息平台网站
内容详情
返回资讯首页
您躲不掉的新中式红海
这两年,新中式,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周围回响;在家具行业,更是演变成为一种类别、一个符号;苏荷春晓以“新苏作·红木潮品”的口号,在这场新中式的竞争浪潮中,抢尽风头,赚足眼球,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市场占有率和销售额突飞猛进。
作为中国家具风向标的2017年广东三大家具展,新中式占到整个参展企业的12.6%,同比2015年增加6个百分点。中国家具卖场更是特别规划出新中式馆和新中式楼层,据中国家具协会不完全统计,2017年从事新中式家具制造的企业增加到近万家。
与此同时,资深家具人透漏,新中式经过近几年的发展,从“新”和“中”的定义上,分为两大类别,一类是侧重传统文化的品牌,另一类就是侧重时尚的品牌;从外观造型上,也分为两大类别,一类以非洲黄花梨等为材质的,类似红木的品牌;另一类就是以高档实木和黑酸枝等为材质的品牌。但每一家对新中式的理解,既深刻微妙,又各执一词。于是,就形成了今天新中式蓬勃的家具竞争市场。
新中式已经进入红海。那么,新中式的下一站是什么?
中式新古典——新中式的下一站
手机行业,可谓足够的红海,但它同样具有颠覆的空间。这个与人类息息相关的家具行业,无论红海怎样红!也无论每次战场怎样激烈!最终,都会有三个结果呈现:一个是久经沙场沉淀为行业的经典;一个是凤凰涅槃,再一次重生,在蓝海中博弈;另一个是在苦海里溺亡。
在业内一次次的探索和前行中,中式新古典逐渐呈现在人们的面前,而燕誉堂就是中式新古典的开拓者。
燕誉堂=紫翔龙+苏荷春晓
一个从事经营红木材料的创业者,在南通创立了十几年的红木家具品牌——紫翔龙;一个在新中式行业较早的弄潮儿——苏荷春晓;一个在红海中脱颖而出的新古典文化品牌——燕誉堂;他们同一条血脉,践行着中国传统文化。拥有老红木功底的紫翔龙+对时代标新立异的苏荷春晓,即成就了诠释新古典的燕誉堂。
《诗经》有云“式燕且誉,好而无射”,“燕”意为安闲,“誉”意为欢乐。燕誉堂既象征和美欢悦,又比喻美满祥和,表达了对幸福安乐生活的希冀。
燕誉堂,用当代经典塑造中式新古典
当代经典的产生,必须是传承与创新结合所衍生出的全新流派。这是燕誉堂简介的第一句话,很喜欢这个词:当代经典。
那么,何为当代经典?
它是一种时代的象征,是一个时代精神文化的产物,是一代人的生活标签。燕誉堂,古韵、苏作气质、时尚风潮。几个简单的词,已经给这个时代人群勾画出一幅完美的画像。
经典,是社会生活中匠心独具的积累,它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。经典,也代表了品质、价值,更是经过时代的筛选留下的精品。就像苏州博物馆对江南文化的理解、爱马仕橙对生活的热爱等等,都是一个慢慢积累的缩影。
惟经典,不会被时代淘汰。
燕誉堂,不跟风主流,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慢下来,与自己的生活方式一起,用一榫一卯的工匠精神,雕刻这个时代的经典。福庭、鱼悦、如意、锦棠、达观、祥和,燕誉堂每个系列都将一份美好愿望传递给热爱经典,享受经典的人群。让每个区间,都是一句祝福,一句期盼,一句和谐,一句美好。让经典,在和睦中复刻;让经典,在革新中传承。
缅甸花梨+原产地制造
大部分的新中式产品采用非洲花梨、刺猬紫檀等主材来塑造家具之美,在姜文彬的心中,那还不够分量来表达苏作文化。他认为,中式新古典是有厚度的,这份厚度需要更具价值的材料、软装、工艺等来匹配。燕誉堂采用缅甸花梨木,又称大果紫檀,其木纹路清晰,结构细而匀,有明显的虎皮纹,断断续续很是美观;颜色偏红,散发出一种檀香味,其香悠远醇厚,不张扬。可缓解情绪低落、使人振奋、精神焕发。缅甸花梨可谓是形神共存的高颜值名贵木材,用它来诠释中式新古典的意蕴,才能达到丈量中国文化的厚度。
新中式家具一般的制造流程是:国外木材供应者——国外采购商——国内供应商——国内分销商——开料工厂——烘干工厂——自己加工工厂。这中间太多的采购成本和时间成本被链条吃掉,紫翔龙在缅甸直接购买树林,原产地生产制作,减少了中间环节费用和人力成本,大大降低了产品成本。
在消费者眼里,企业必须最大化的减少中间成本,物美价廉,这永远是消费者的最大痛点。在中国,这样的企业凤毛麟角。
传统红木之殇,成就中式新古典
传统红木家具,经过几千年的发展,造型典雅,雕工精湛,一直以来为国人喜爱。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,其沉重的色彩和繁琐的雕饰无法迎合现代人的审美,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传统红木正经历着前所未有大规模的洗牌,许多企业和经销商因故步自封纷纷在这场洗牌中落马,唯有紧跟市场,不断创新前行的企业,才能带领经销商永立潮头。正是这一次次的洗牌,造成了传统红木的痛,也正是这一次次的洗牌,赋予了燕誉堂革新的使命。
不愿落后潮流,但又热爱经典;既走出了传统红木家具停滞不前的迷云,又承载了新中式的热度;从传统红木的经典,到新中式的时尚,再到中式新古典的开拓,紫翔龙横跨中式全品类,构架全产业链,打造中式家具的集团化、规模化,这不仅是对中式的热爱,更是对中式一份敬畏之心的悟性。
传统红木举步维艰,新中式已经在血海中厮杀,中式新古典却刚刚点燃,今天的燕誉堂,有点像三年前的苏荷春晓,大家观之,爱之,却慢慢竞争之。
>
手机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