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讯 商家 发布 会员 天下来往-居家百姓生活信息平台网站
内容详情
返回资讯首页
 原标题:江南七巧桌现代组合家具之鼻祖

文 韩国荣

一说到家具的组合,许多人的思绪就会回到上个世纪下半叶,眼前自然浮现出一度风靡世界的欧洲板式家具影子来。以组合为特色的板式家具之所以勃然兴起形成潮流,主因离不开此前德国包豪斯(Bauhaus)学派变革建筑与家具设计理念、创立全新国际风格的长时间探索。包豪斯学派倡导流动的建筑空间,使得突破传统束缚的标准化板式家具在去除装饰细节、强化使用功能的同时,几乎衍生为室内建筑灵活的构件。然而,就“组合”这一家具的构成形式而言,首创的桂冠却未必能戴到包豪斯学派的家具设计师头上。因为只消细审中国家具发展史轨迹,不难发现明代人以文心设计、匠心打造的七巧桌赫然在目,以其分合多变的神奇功能适应大小不等的空间,早已成为此后组合家具开山之鼻祖。
七巧桌的美情与智慧

其实远在宋代,《燕几图》 的出现就已标志着组合家具创意之萌芽。至明代,在江南文人、高匠的联手下,此种创意终于嬗变出一件变幻多端的七巧桌。说到七巧桌,就不得不提常熟人戈汕。戈汕,字庄乐,当年虞山印派领军人物,《常熟县志》 记载“戈汕造蝶几且有谱”。
而今,就在常熟市东方红木苏式家俱艺术馆,世人都可细细品鉴到这款复原不走样的七巧桌精品。之所以称为七巧桌,不仅是因为此桌可以化整为七份,更因为“七巧”与“乞巧”是谐音。根据中国古代神话传说,七月初七牛郎、织女这对情人在天河鹊桥上相会,人间此夜的拜月仪式便被称为“乞巧节”,开展向织女乞求智巧的活动和游戏。由是可知,七巧桌之名蕴含的美情与智慧,正好接通了“阑珊星斗缀蛛光,七夕宫嫔乞巧忙”这首古诗的意境。
七巧桌当然不止意蕴美,且看其造型结体的形式美。它由一张小方桌、一张平行四边形小桌和五张三角形小桌组合而成。所有腿足、牙条看似随形而做,却延用了苏作红木制器极为讲究的工艺,以求体现天工与人巧合一、简练与雅致相济的书卷气。尤其是下部踏脚采用冰纹透格式,不计其数的入尖小暗榫让器物在扎实中彰显出工艺的极致。虚与实、疏与密、散与聚的对比,令整件作品充满了文质彬彬的含蓄美。
在变化中求统一,在统一中求变化,这款七巧桌的设计,已经把古人“随心而置”的家居陈设理念发挥得淋漓尽致:既可分散单置,又可聚合成局,散时倚墙供花,合时大堂居中。种种随时变身以适应不同空间达到和谐的功能集于一身,真可谓“竭尽心思,图为奇巧”之神器。

“七巧智慧”的时代演进

七巧桌的诞生促进了中国古代组合式家具的创作,明清两代的经典组合程式屡见不鲜。诸如架几连接、拆装方便的大条案,合为满月、分即半桌的拼圆台,以及上下叠起、横展联璧的顶箱柜等等,般般皆是家具组合构成的楷模。平心而论,“古已有之”只是古人的荣耀,唯有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,方显出后人传承而又发展的本事。借鉴传统家具文化的精华,尤其是以七巧桌为代表的组合式经典,造就了近代红木家具组合构成的范例:和合片子床可分可合,拼面大餐台可放可收,翻板贮酒柜功能多变,系列衣物箱大小相套,圆形咖啡桌藏凳不露……
哪怕是在组合板式家具流行的上世纪八十年代,上海某国营红木家具企业还有新作组合博古架(俗称“过桥架”)问世,至今仍被奉为紧随七巧桌经典的当代新样板。它由可供单独陈设的左右架身与顶架三部件组成,以长长短短的“芝麻梗”柱档构连而起,均衡勾勒出虚实相生的空格与屉门,到顶部归结为正大对称的方夔;左右架身各有笔直的后背与互为参差的前胸,当其相抱契合之时宽度与顶架一致,造型显得峻方而挺秀。“过桥架”之得名,则是因为作品除了可以背倚幕墙摆设博古文玩,另有分割室内空间隔而不断的妙用:无论合抱式或背对式,左右两架都可以分手相离让出中间的空道,而教顶架在左右两架上端搭桥形成门洞。更妙的是门洞之宽度还能根据室内空间条件任意调节,直到临近顶架的宽度。
回眸组合家具的发展,我们清楚看到:欧洲板式组合家具近于唯功能主义,正在淡出人们的视野;而现代东方风格的红木组合家具则秉承七巧桌的智慧文脉,倡导大家居的空间互动,同时兼顾陈设的审美,所以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,似要证明东方艺术的永恒。(作者系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东方美学研究院院长,中国苏作红木文化研究发展中心顾问,苏作红木文化艺术保护传承基地顾问)
>
手机网站地图